首页>文化>人文天地 > 正文

广元市村支书接小伙去当知青母亲煮珍贵的猪肉款待

2018-10-19 08:03:40 来源:广元在线
分享到:


蒋和坪(后排右一)和伙伴们同时代一起,见证了广元的蓬勃发展,也经历了广元的艰辛曲折。

穿过岁月长河,走过风风雨雨,蒋和坪(右二)始终不忘初心,扎根在山里。

  1980年,蒋和坪中学毕业回到农村,被派往知青队当社员代表。

  【编者按】

  知青上山下乡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,是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联系在一起的。在这一历史时期,四川151.47万知青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,奔赴农村、边疆,在艰苦的环境中经受了锻炼,增长了才干。他们同时代一起,见证了广元的蓬勃发展,也经历了广元的艰辛曲折;他们在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,为改变广元农村落后面貌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本周开始,广元晚报“凤凰周刊”特别推出“广元知青的故事”,学习那代人勤劳质朴、宽厚包容、坚韧不拔的可贵精神!向他们致敬!

  1980年3月,是我中学毕业回到农村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第8个月。

  就在这月中旬的一天早上,我们全家比往常起床得更早些。因事先约定了,今天上午,正兴公社五四青年队的王荣峰书记要来我家,接我去五四青年队当社员代表。

  那时,每个大队都派有1名社员代表,代表中有曾作过大队干部的老同志,也有能做农村各种手艺的能工巧匠,还有牲畜饲养员、老农民等。五四青年队的青年基本上是成都等城市来插队的,随着以后插队青年数量一批批增多,由公社将分散在各生产队的知识青年集中统一居住、生活、生产和学习。

  送别情景

  “幺儿”去当知青,母亲不舍含泪站在房门口

  当地社员也习惯称五四青年队为知青队、知青点。

  这次,来我家接我去知青队当社员代表的王荣峰书记,他是1955年2月入伍的,次月,随部队入朝鲜,参加抗美援朝,1956年初回国,继续服役到1960年4月3日,后转至绵阳当时的四川无线电厂。1964年底,由于家里缺乏劳力,申请退职回到家乡正兴乡建丰大队,参加农业生产。王荣峰曾经也当过生产队长、大队长、大队书记。1976年5月,他顶替原知青队党支部书记王太华到知青队任职的。之后,根据上级要求,将五四青年队改为了五四青年农场。

  王书记的到来,给我们这个“迁移户”家庭带来了荣耀,父母更希望能给我这个“迁移户娃儿”带来“前途”,全家人格外地高兴。父母也没有去生产队上工,爸爸陪着王书记“摆条”(四川方言,聊天的意思),妈妈忙着操办“伙食”,我也穿梭于父母之间打帮手。

  我们家原居川中地区,老家遂宁安居、船山一带,人多地少。父母们那代人,家庭妇女人人都有做饭、储菜的独特“传家宝”。户户都有几缸不同品种的腌菜,由于菜缸是倒置存放的,有的也称之为倒菜,款待客人桌上都少不了有五六个色味俱全、香气扑鼻的腌菜。有的腌菜直接从缸内抓出即可食用,有的还需炒、煎、熬才能食用。当然,自家人平时是舍不得随便吃的。这天中午,除了腌菜外,妈妈还专门煮了一块不知哪年从生产队分来的猪肉,那时的猪肉是纯正的绿色食品。如果哪家炒肉,河里河面,家家户户的大人娃儿都能闻到炒肉时散发出的香味。加上从缸里抓了几份倒菜,摆了一满桌。

  饭后,我按王书记的要求,打好了被子,带了一些常看的书籍和瓷盆,牙膏牙刷之类的生活用品行装,跟随王书记准备出发了。虽然父母平生最大的希望就是让自己这个“幺儿子”能走出“农门”,过上比上辈人强的好日子,但是,正当看到儿子准备出行,即将就要离开自己时,父母就又有点舍不得了。妈妈一辈子是个心比豆花还软的人,平时送个客人,总要把人家送出家门。有时还要陪同走两三里地,给客人带的“回情”,人家客人客气,再三不要,她非要再三劝说,一直到别人同意收下才罢休。这回,我们还没走出门,只见妈妈两眼饱含泪花,站在房门口看了我们两眼,便即刻转身回到屋内。我们此时此刻领会了妈妈的心情,只有爸爸还强装着笑脸,把王荣峰书记和我送出了家门,直到我俩走上了门前那条弯弯曲曲、高低起伏的山路。

  劳作记忆

  每个玉米窝丢三粒玉米,多丢一粒都要抠起来

  知青队距我们家大约五公里地,我背着简单的行囊,王书记提着装有文件报纸的包包走在前面,过了横跨西河的石桥墩,便沿着弯弯拐拐的山路向缑家山知青队山上爬行。

  上道岩就到达知青队了,稍息片刻继续上行。

  到了知青队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,虽在家天天举目可见,但又从未来过这里。知青队左邻星火4队(周家坪),右靠建丰二队田家山,上连马灯兴隆一队、三队,下接建丰一队。坐落于龙虎山(回龙寺)山腰,地势平坦,大块耕地,大口塘堰,山林广阔,阳光充足,天蓝地阔。在这里才真正展现出,毛主席老人家所描述的那样,“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,在那里大有作为。”的壮阔景地,深深地感受到,这是一个生产生活、学习煅炼的好地方。

  知青队的老代表们很热情地接待了我,王书记也向他们介绍了我的情况,大家七脚八手,协助稍加安顿后,王书记便和几个老代表带着我看了知青队的住房、会议室、厨房、保管室、养猪场、牛圈等大型生产、生活设施。

  其实,我去知青队时,知青们都已陆续返城了,剩下的就只有各大队派去的社员代表了。人少土地多,生产规模也在渐渐减小,但整个生产还在正常运转之中。不难想象这里曾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。

  中午报到,下午便投入了田间劳动。我的任务是往刚挖的玉米窝里丢玉米种。那时,我从中学毕业回到农村才半年时间,干这种农活也是“大姑娘上轿头一回”。老代表告诉我,每次要丢两路(行),每个窝子只能丢三粒种子,如果丢少了,种子不生,造成缺苗,会影响粮食产量。假设丢多了,造成种子浪费。这些道理浅显易懂,我是很是领悟。在丢种过程中,还真发生了丢三落四的情况,我必须听老代表的话,严格按照每个窝子只丢三粒玉米种的要求!如丢两粒,我一定要再补一粒,达到三粒。如不慎丢了四粒,甚至五粒,我坚决要弯下腰从土窝里把多丢的一粒两粒抠起来,那还真是个“抠门”。阳春三月,天气干燥,久旱少雨,春雨如油,土块板结,易丢不易抠。当手指被坚硬的土块划破时,也毫不马虎。当我疼痛难忍时,便回忆起在小学课本上毛主席的教导“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”,多丢了玉米种,就是浪费,浪费就等于犯罪!所以不敢马虎,同时,为求把失误纠正过来,我按照每个玉米窝子只丢三粒玉米种的要求,完成了当天下午的劳动任务。(未完待续)

  作者简介:蒋和坪,生于1962年,现年55岁,1984年4月入党,1991年12月参加工作。籍贯遂宁,出生于剑阁正兴乡郭沟村。曾任正兴乡郭沟村党支部书记、正兴乡纪委书记;1999年5月调到剑阁县纪委工作,现为正科级纪检监察员。

我要投稿 免责声明
分享到:
© 广元在线版权所有
广元新闻巴中在线达州在线绵阳在线凉山新闻网内江新闻网